梅根法案II.jpg  

讓我們回頭觀察台灣的狀況。
現行性侵害犯罪防治法中,並不是全無性侵犯出獄後的控管措施。
該法第23條規定加害人「經評估認有施以治療輔導之必要」者,
一旦出獄或假釋,就必須定期向警察機關報到、登記資料,時間共7年。在這7年間,
只有為了「維護公共利益及社會安全之目的」,才能將登記的資訊供特定人查閱。
主管機關內政部另外依此制定「性侵害犯罪加害人登記報到及查閱辦法」。
綜觀整個性侵害犯罪防治法建構的性侵犯登記制度,內容大約為:
(1)查閱人的身分:限學校、幼稚園、托兒所、或兒少福利機構;
(2)可以請求查閱的事由:雇用或召募人員時;

ClockworkOrang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梅根法案I.jpg  

近日以來,因發生多起性侵犯出獄後在外再次犯案而引發的
「白玫瑰運動」及沸騰民怨,使性侵犯出獄後、假釋期間的安全性控管問題,
成為社會注目的焦點議題。不少婦幼團體都提出相關修法建議,
最知名的或許是引入美國「梅根法案」的精神,強化對性侵犯假釋、出獄後的監控;
其他另有化學去勢、擴大刑後強制治療範圍,甚至終身不得假釋的想法。
對此,主管機關內政部在日前提出性侵害犯罪防治法的修正草案,
除了決定修正刑法、使刑後強制治療的範圍可以溯及之外
(當然,這裡可能有違反法律不溯及既往、罪刑法定主義的爭議),

ClockworkOrang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飛越死亡線  

民間司法改革基金會每年都會舉辦學生研習營。
今年的學生營隊,晚上用餐後的時間安排為影片欣賞,
影片是知名的《Dead Man Walking飛越死亡線》,Tim Robbins執導,
Sean Penn飾演即將「上路」的待決死囚,Susan Sarandon則是
在美國非常有名的廢死倡議者Helen Prejean海倫修女。

可以預見,這是一部非常沉重的電影。
劇情在此不多作描述,電影本身所欲傳達的想法,
不論是死刑應否廢除的爭議命題,或刑罰的意義、刑罰與宗教的關係、

ClockworkOrang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指認錯誤  

前幾個月鬧得沸沸揚揚的「東海之狼」案,真兇在案發後14年終於落網,
也讓外界驚覺多年前被害人指證歷歷、檢察官起訴求處死刑的紀姓被告,
不但不是連續性侵女學生的「東海之狼」,還差點被當成窮兇惡極性侵犯而入監服刑。
觀諸新聞報導的檢警辦案過程,難以原諒的粗糙、疏忽與憊懶,
包括警方搞丟證物、檢察官未確認DNA是否相符就起訴紀姓被告,
自屬毫不意外。但比較讓人訝異的,則是被害人「小惠」也指認紀姓被告就是兇嫌。

對此,檢警也許會在媒體前大呼冤枉,表示我們也是被被害人誤導的啊~~。
不過,據聞警方偵辦「東海之狼」案時,安排「小惠」指認紀姓被告的程序,
其實大有問題,恐怕也是因此一瑕疵,導致被害人不慎指認錯誤,

ClockworkOrang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實習小律師的日記  
這篇短文刊登在民間司法改革基金會出版的《司法改革雜誌》第44期,
2003/Apr.

看這
 出版時間,著實讓人些許驚恐,竟是8年前的文章了。
當時的我,還是個傻不愣登的研究生,不知天高地厚,
利用實習的空檔,抒發一些狂妄而不甚實際的空想。
換句話說,這篇短文不但是「小律師碎碎唸」的最初原型,
更可以說是這些年對台灣司法現況不滿、「不平則鳴」的第一篇。
因此,8年後重讀這些文字,固然為其中的生澀感到些許羞赧,
但當時以那只有極粗淺的實務經驗的眼光,觀察具體刑事案件而生的粗淺感想,

ClockworkOrang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依舊為你辯護  

 
【死刑辯護】依舊願意為你辯護──翁國彥

<青年律師不歸路?> 系列專訪    PNN公視新聞議題中心  實習記者張瑜庭


一般來說,律師進入法庭後,應該與被告站在同一陣線,
利用自身的法律專業,協助被告面對龐大的國家機器。
但是,什麼樣的律師在進入法庭後,不但必須面對檢察官與法官的質疑,
還必須時時刻刻提防不要激怒自己的當事人?

這哪招?為你辯護討罵挨

專攻人權法的翁國彥,在完成英國學業返抵國門之後,
很快便參與了他的第一件死刑辯護。

ClockworkOrang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收容制度  

我國已於2009年正式簽署「公民與政治權利國際公約」(ICCPR)及
「經濟社會文化權利國際公約」(ICESCR,一般簡稱兩公約),
並制定兩公約施行法。依據施行法第6條規定,政府應建立人權報告制度;
目前在主管機關法務部的策劃下,各機關必須盡速針對主管業務
所涉的人權事項提出檢討及說明,以便在兩公約簽署滿二週年的
2011年12月10日國際人權日,發佈我國首部的「國家人權報告」。
不過以下真實的法律爭議,或許值得在國家人權報告發佈前夕,
作為適當案例讓我們檢視、探知主事者對人權公約內涵的理解程度,
以及是否真心透過施行國際公約以落實我國的人權環境。

ClockworkOrang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指認程序  

隨著警方刑求逼供的減少,近來這幾年冤案的爆發,
似乎改成集中在證人指認瑕疵,而不是違法取得被告自白。
後者如蘇建和等三人案、邱和順案,代表著90年代警方刑求文化的末尾,爭議衍生至今。
進入21世紀後,已較少聽聞刑求,被告法庭上的刑求抗辯也慢慢絕跡。
但前者,在警方目前的指認程序還是瞎搞一通的狀況下,
一旦檢警無法取得客觀物證,被告又不認罪,檢察官的起訴根據,
就很有可能只依靠唯一的證人指認。
此時,一旦指認程序有瑕疵、發生誘導狀況時,就會出現冤案。

ClockworkOrang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到底誰有病

10月間,C又被延長羈押。
我們與公設辯護人合作,好不容易取得C授權提起抗告,
居然真的獲得最高法院支持,撤銷原延押裁定,命高雄高分院重為決定。
而法院也在收到最高法院裁定的當天下午,就排定時間召開延押庭。
我只得急如星火地搭上高鐵,直奔高雄。


一如以往,受到精神疾病影響的C,開場先送給大夥半小時左右的個人意見陳述。

ClockworkOrang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身為仲裁者

最近因為一些機緣巧合,意外接下一份公部門內「審議委員」的工作。
一開始只有簡單問過老闆的意見,沒經過太多思考,結果允諾之後,
現在才逐漸發現這份工作內容之艱難,對當事人權益影響之巨大。

當年大學剛畢業時,只是個傻呼呼的研究生,
隨波逐流地參加國考,機械式地自動先後報名司法官考試、律師考試。
後來重考時,選擇只報名律師考試,倒不是真的自以為律師多高尚,
或發自內心地打算承繼家業;大部份的決定因素,只是因為律師考試
早一個月舉行,彼時已極端厭惡國考制度的我,滿腦子只想早些脫離苦海。

ClockworkOrang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